• 7/19/2009

    ♦ 雨 - [Painting / 画画]

    下雨了,
    我有一大堆速写本和画本,喜欢添置这样大大小小的本子,样貌不是吸引的重点,因为我总挑单色的皮。


    但从来没有一本是画满,每本都有零零星星的数张被涂抹。我总期待有一天可以像画家般本子都画满草图,如阅画册。什么时候才能办到呢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7/12/2009

    ♦ 闲 - [Collage / 拼贴]

     

     
    三天,犹如歇一个暑假般悠然自得。面前是我最熟悉的人,一些事不需藏一些话不必掩。纵使没有美丽的悠长假期,已足矣。

    可以在街边小食档放肆的笑以至于连旁人也厌烦,为kun勇敢去相亲而激动不已,并为其细节津津乐道,羡慕对方拥有185且坐拥丰厚家底。八卦那些同学,都说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是没有人谈论你,够给面子他们了。

    如果我很快乐,我想我的人格已荡然无存了,因为粗言秽语也优美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看风的必不撒种。望云的必不收割。虚空的虚空。凡事都是虚空。 -传11:4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那个时常笑脸迎人的女人感染了我,我极少在公众地方那样忘形自在,和她一起玩开心死了,虽然我才夹到一个size只有手机绳大小的熊熊。最后残残将她的战利品和我share了,很感动。再次提醒我自己,我还欠她一张画...为了你我愿赴汤蹈火。世上让我开心的人极少..
    残告诉我人活着不能太介意其他人怎么看你,重要自己和身边的人开心,就算再弱智再白痴又如何。哦,人基本的东西我还没拥有。哪怕她不信主我也要求主永远保佑她。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电话挂了之后我一直想着我和for的话语,为什么不常打电话给我呢..  

    忙了,忘了

    上班时间的地铁满是木然神情,今天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脸孔。突然她对电话另一边说“你以后5好再揾我la,我头先打咗电话俾你老豆话我同你以后冇咩瓜葛la..我同你冇瓜葛...”。对话中多次提着‘冇瓜葛’,之后她眼眶通红不停用手擦眼泪,没有伤心,只是很努力地不让人发觉。广播客村站到了,她随人群下电梯,慢慢地消失在人群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