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8/4/2010

    ♦ 日落 - [无 常]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咖啡室聊天,话题竟能如此长阔高深,由狭隘到伟大,一个晚上没一缝隙可扯星星月亮。谢谢你,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。

    说到我们都喜欢日落。特喜欢那种回想过去的感觉,慢慢送走白昼迎来黑夜,想着这过去一天发生的种种,漫长的人生并不是每日都能总结为高兴或难过,更多的时间我们多数人都是在那平淡的日子里耗着,再自然实在不过了。而一日中我总能为点琐碎耍点脾气,发表点不现实的牢骚,呵,我就是这样,真实的无形的都没有广阔的胸-襟... 自从主日学后上帝让我知道[不可含怒到日落]这句话,廿年里我看为至宝贵金句。

    回ETH的话,我虽没有一丝怀念过去繁华拥挤的大城市,但羊城那种隐而未见不被电视画面广传的记忆更吸引我。 爱我每一段经历,每个脚步记录的踏实。我更爱一个能看到星星的小城。

    要对生命感到喜悦,因为它给了你去爱,去工作,去玩乐,并能仰头看星星的机会。(享利·凡·戴克)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